首 页| 美术馆概况|画师风采|新闻动态|学术研究|馆藏精品|展览|公共教育|艺术推广|视频|艺术品展示
  学术研究
技法研究
艺术史研究
艺术评论
 
  网站导航
美术馆概况
画师风采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馆藏精品
展览
公共教育
艺术推广
视频
艺术品展示
艺术评论
学书自叙--郁建伟
【发布者:淮安书画院 发布日期:2015-06-01 16:03:45 点击率:712
我的学书之路并不平坦!
我出生在苏北一个偏远的小乡村,闭塞、贫穷,谈不上任何文化、艺术氛围。小学四年级我转到城里读书,“六一”儿童节照着老师写的书法模仿一番,竟获得了三等奖,这大概是第一次激发我对书法朦胧的兴趣。上了县中的初中,每年总有一两次学生活动包含书法项目,又露过几次脸,兴趣又大了点。但我们家祖祖辈辈没有从事跟艺术任何相关的职业,父母认为唯一能跳出农门的途径就是读书,所以即使我对书法有那么一点点兴趣,也无法生根发芽。初中时我的成绩还不错,我父亲怕我读高中不能保持这样的成绩,虽然分管初中的且兼代我们作文课的副校长和班主任极力劝我报考本校高中部,父亲还是以“抓现的”为由命我报考了当时最难考的中师,因为考上师范就等于捧上了“铁饭碗”。我的绝大多数同学都升了高中,我上师范学校,等于和大学提前告别,自是情绪不高。不过,入学后情绪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因为我发现在师范学校书法是一门必修课,作为一个即将做教师的师范生,“三字一话”是非常重要的基本功。加上我们的书法老师张甲先生非常擅长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于是潜意识中对书法朦胧的兴趣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张老师为了鼓励我,从一年级下学期就让我做书法社社长,一年级学生做社长是少有的事,虚荣心和爱好裹夹在一起,对书法益加狂热。虽然师范学校不学外语使我后来考研走了弯路,但我还是要感谢三年的师范生活,没有这三年,我可能不会走上专业的书法道路。
其实,我并不具备学习书法的优良条件,家乡贫穷落后没有良好的氛围,想买一本好字帖都很难;没有家学渊源,父辈不但不支持还反对学书法(后来我考取南艺也就默认了,我才开始自己把握人生);没有名师指点,在师范学校跟张老师学了点楷书后,想再深入一点学习走了很多弯路;天资一般,尤其没有过目不忘之本领,一个字的字形要临写好多遍才能记住;没有读高中、没有在适龄的时候接受高等教育,给后来的学习带来不少障碍……但凭着在师范学校培养起来的兴趣,我一直在坚持。1997年,我考上了南京艺术学院书法篆刻专业。幸运的是,两年中主要的专业课都是由著名书法篆刻家黄惇教授亲授的,著名书法家季伏昆教授讲授古代书论,著名篆刻家苏金海先生教学篆刻。我从一个懵懂爱好者一下子醍醐灌顶,思维和眼界大开,严格的专业训练很快把我引上了书法的正轨,开始不断参加全国专业展览,甚至获奖。时隔八年,2007年,我又跨进南艺,从黄老师攻读艺术硕士学位。第一次在南艺读书,黄老师帮我解决了书法技法问题,通过技法训练提高了实践水平及怎样深入再提高。读研期间,黄老师则传授学问之法,希望我们这些研究生两条腿走路,不能做一个只会写字的“写字匠”。写硕士毕业论文,对于我这个未上过高中和大学本科的人来说是比较吃力的。但黄老师以渊博的学识循循善诱,及对学生的高度负责、严格到苛求的严谨态度,使我收获非常大,也顺利完成了论文拿到了学位。我非常感谢黄惇老师,是他让我走上了书法专业学习和研究的道路。
我从1991年走上工作岗位,先做小学老师,教语文、数学。调入中学后,教初中写字、高中高考书法,还在大学兼上书法公共课程,总之是以教书为主,写字为辅。我不能说不爱教师这个职业,教书育人也很神圣,但客观上教学占去了我很多时间,特别是代书法高考生的专业课,更是压力特别大,每天晚上上课要到十点多,回到家已没有临习、创作的热情和精力。2006年春天,我调进了淮安书画院,成为一名专业书法工作者。因为在书法道路上我走过很多弯路,吃过很多苦,我特别珍惜今天的工作环境。我从心底感谢帮助过我的领导和朋友,也会加倍努力,因为没有理由让他们失望,更要对得起自己。
于书法,我自认为是科班出身,每种书体都有所涉足,篆刻和写文章也不放弃,面铺的比较广。当然,我也有侧重点,在行草书和隶书上下的功夫多一些。我知道,我这样把网撒得很大,不容易捕到大鱼。但我固执地认为,学书法不能急功近利,孤立地单学某种书体,虽然短期见效快,却是竭泽而渔,不会有更好的发展。不同书体同时研习,可以融会贯通,相互促进,虽然过程可能较慢,但却可以走得更远,层次更高,内涵也更丰富。当然,这可能和我在书画院工作有关,因为我有时间和耐心。从行草书来说,我以前以米芾和王铎为主要学习对象,但是写了若干年似乎难以突破,近年来上追魏晋、以“二王”为师,略有所进。隶书我从汉隶入门,以《乙瑛》、《鲜于璜》用功较多,也旁涉《礼器》、《张迁》,如此循环往复也是沉迷多年。为防止呆板平正,增加灵动清逸之气,近年我在创作时增加汉简笔意,和以前作品拉开了一点差距,假以时日或更成熟。
2014年末,我凑了几句打油诗来总结这一年:为寻兰亭梦,马年随风去。鹅池碧波漾,我生永期遇。诗前按曰:匆匆马年,梦牵兰亭。虽未入榜,或有所得。艺途漫漫,上下求索。人生悠悠,倏忽四旬。何谓不惑,三省吾身。命号省堂,见贤思齐。古人曰:四十不惑。为什么四十不惑?可能是四十以后人可能会更多的自觉地思考和审视自己,如此自然不惑。学书有年的现在,我自觉更应思考。稀里糊涂地临帖、浑浑噩噩的书写既对不起漫长过去,更无法开启崭新未来。王铎云:“譬之登山,所跻愈进,愈峻愈旷,已经崇峰,顿俯于下。”谨以此语勉励自己,我将不断努力并力图改变。

下一条信息: 正直之笔绘真情--田助仁

上一条信息:梦楼墨迹幸存记--庄辉


主办单位:淮安书画院 苏ICP备11084932号
建议使用IE或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