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馆概况|画师风采|新闻动态|学术研究|馆藏精品|展览|公共教育|艺术推广|视频|艺术品展示
  学术研究
技法研究
艺术史研究
艺术评论
 
  网站导航
美术馆概况
画师风采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馆藏精品
展览
公共教育
艺术推广
视频
艺术品展示
技法研究
王文治与其亲家雷翀霄 庄辉
【发布者:HTTP/1.1 401 Access Denied 搜”(图二),为了解雷翀的艺事生平,又作搜索,竟在王文治《纪闻录》里获悉雷翀即雷峰,也就是王文治的亲家!这意外发现,终释了我多年疑惑。
王文治,清代著名文学家、书法家。不论诗作还是书法都享有盛名,有“文章太守”、“淡墨探花”之美誉,王文治书法与翁方纲、刘墉、梁同书齐名,并称“清朝四大家”。
王文治(1730—1802年),字禹卿,号梦楼丹徒(今江苏镇江)人。他虽出生于寒士之家,却少负奇志,以文章、书法闻名乡里。乾隆十八年(1753年),二十四岁的王文治获得拔贡,得到了入京参加廷试朝考的机会。经过7年的人生磨砺,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王文治30岁时,在殿试中,金榜题名,得第一甲第三名探花,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逾三年,又逢朝廷大考,王文治夺得翰詹大考第一,擢升翰林院侍读,充国史馆编修。次年,乾隆帝需求辅臣,由翰林院推行监司及郡守之才,主事者遂拟奏十七位才华出众之士名单呈上,王文治第一个便被皇帝任命,由翰林院侍读外任云南临安知府。三年后,做得好官却不谙官场潜规则的王文治被上司以往滇西督运粮饷不力为由,被降职离任。从此,他摒弃仕途,不复就官,归里隐居。于镇江城东梦溪园旁,筑室而居。改号“梦楼”,还买僮度曲,以歌伶自随。每有客至则张乐共听,或与友人探研音律,穷朝暮而不倦。海内求书者每有馈润之资,率费于声伎,每日流连于花丛中。罢官归里后,王文治曾一度担任过杭州、丹徒等书院的山长,治学育人。在遍尝了人间百味后,王文治大彻大悟,晚年开始信佛,后在杭州灵隐寺受戒礼佛,取法名达无。有次,乾隆皇帝南巡至灵隐寺进香,见到王文治所书碑文非常精妙,大为赏爱,意欲诏其进京任职,却被王文治婉言谢辞。纵观王文治一生,博学多才,精于诗、书、乐、鉴,通晓绘画、篆刻,悉知佛理。存世著作有《梦楼诗集二十四卷》、《快雨堂题跋》、《论书绝句三十首》等,其书法作品流传较广, 多为海内外收藏。
   
再说雷翀霄,是清代著名学者,进士出身,曾任翰林院编修和大学士。雷翀霄与王文治相比,虽不及梦楼显名,但雷氏家族却要远盛于王氏一族。据《光绪井研志》卷十三艺文志“雷谱”条记载:“雷氏明以来为井研望族,子孙亦盛。国朝以翰林起家者二人,内官阁读,外任监司,乙榜尤众。”雷氏这个家族大约是公元1369年(明洪武年间)自湖北麻城移民四川井研。明隆庆五年(1571),雷嘉祥中进士,雷氏家族开始显赫壮大。清乾隆三十四年(1769),雷畅被“特旨补授内阁侍读学士”。再后来,雷畅之子雷翀和侄子雷轮都先后出任翰林院编修。乾隆年间是雷氏家族的鼎盛时期,有十几人在全国各地为官。在明清两代雷氏家族共出了五名进士,十五名举人,着实罕见!“有明迄今以科第世其家者,实唯雷氏一门。”(《光绪井研志》卷三十三乡贤)
    现有关雷翀
霄的传略史传甚少只知其是四川井研人,生于1729年,卒于1793年,为雷畅之子。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考中进士,选入庶常散馆、授翰林院修和大学士。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父雷畅以内阁侍读学士告休,雷翀霄则以翰林院编修乞养侍父归里,后不复出仕。其生平不拘小节,喜结交海内名士。善书,工诗文,著作有《二则堂全集》十六卷等。其书法流传甚少,几近绝迹。
中国古代名人录》上介绍雷翀与王文治为儿女姻家。概览了王文治与雷翀霄的生平与仕途,我们再来了解一下两家是如何结成亲家的。
前面说过,1764年3月王文治受命出任云南临安知府,初夏始出由运河一路南下,行抵扬州,已是端午时节。恰巧邂逅先期到达即将返里的好友姚鼐,二人叙别后,王文治便匆匆过江回到家乡。因王命在身,未敢多作逗留,旋即向苏州进发。在苏州阊门舟次,王文治又巧遇了泊靠于此的小友祝德麟(1742-1798,清官员、诗人)。二人遂约好同至杭州,在杭州他们策马遍游西湖诸胜,并一访另一好友雷翀。雷翀霄为此精心准备了盛宴以迎嘉宾,特地煮了上好的西湖龙井招待二位好友。谈次,祝德麟竟为王、雷两家儿女撮合成一段姻,使王文治为其儿子试生聘下了雷翀霄的次女为儿媳,王文治喜而赋诗到:“莫笑频商婚嫁事,五湖须及未衰年。”(《梦楼诗集》卷七《杭州别雷雷峰祝芷塘》)从诗题中,方知雷霄即雷峰,雷峰当为其字号。
我们再来了解王、雷两家的关系。王文治小雷一岁,两家结为亲家(1764年)时,王文治34岁,雷翀霄35岁,此时王文治已是翰林院编修,而雷翀霄还未中进士(王文治1760年赐进士,雷1766年中进士)。王文治为江苏人,雷霄又是四川人(亦或定居杭州,其取字号为“雷峰”,是否与杭州雷峰塔有关,待考),彼此间相距甚远,王、雷二人是怎么成为好友的呢?这段友情目前还无从考察,但我臆测,他们当属同在京都游学备考之时,因年龄相似,志趣相同,成为终身挚友。他们从相识到过从“甚”密,诗文应是链接他们之间感情的重要“纽带”。有了如此深情的感情基础,再经祝德麟一撮合,两家才能如此爽快地结为亲家。
王文治传世书迹较多,雷翀霄的书法却几乎失传,在网上也仅搜到这一幅对联。而家中收藏的王文治墨宝与雷霄这幅书法对联,历经两百余年,尤其能在“文革”中躲过浩劫,都有一段不平常的经历。
要说家中收藏的王文治这幅对联能得以幸存,全归功于“巧合”二字。外祖父张笃之,江苏清江浦(今淮安市)人,与周恩来外祖父万青选家为近邻。早年当过塾师,写得一手好字,酷爱书画,家中多有收藏。可惜“文革”初期,在“破四旧”的狂潮中,家藏大都被毁轶,如祝枝山的书法作品、唐寅的画、郑板桥的“兰竹”图等等,都被投于石灰池里用竹竿捣烂销毁。唯有王文治所书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这一副对联得以幸存。
说来奇怪,这副写在洒金染黄腊笺纸上纯旧的古董,何以从“破四旧”的恢恢大网中漏出?原来,当时毛泽东曾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之句书赠盟友阿尔巴尼亚,有人误以为此诗为毛泽东主席所撰,加之此联长跋有“雷峰……文治”字样,竟让那些抄家者误认为此联是当代南京书画家宋文治书主席诗句以赠雷锋(峰)同志的,因而使得王文治这幅对联得以幸存。这实在是可悲又可欣之事!要是王文治、雷翀霄两亲家地下有知,真不知该如何欢庆一番。我们从此联题跋中可知,该联为1781年王文治五十一岁时所书,与雷家联姻已相隔十七年。他与亲家友情至深,但很少相聚,此时雷亲家应居住在京都(北京)。他们相去两千里,也不知王文治所书的这幅对联最终是否传到雷亲家之手?
王文治是清代著名书法大家。新修订本《辞海》王文治条目云:“王文治,清书法家、文学家(中略),其书源出于董其昌,兼法张即之,而得力于李邕,善于侧媚取势……”清代有记载之书法家上万人,但《辞海》在清代只选录了书家十余人,由此可见王文治在清代书坛上地位之重要。清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曰:“国朝书家,刘石庵相国专讲魄力,王梦楼太守专取风神,时有‘浓墨宰相’、 ‘淡墨探花’之目。”梦楼之书善以侧媚取势,喜用长锋羊毫和淡墨作书,墨色清黑,以显示其笔墨效果。细观其墨迹,果然用笔清淡,运笔走势清楚可循,起笔处多出锋,上下笔多以游丝牵带,呼应通神。正如顾峰在《王梦楼游秀山的诗刻和对联》一文中恳评:“用笔挺拔,显得清劲峭拔,出奇不穷,能尽古人之变,已突破了馆阁书体的樊篱,而能自成一家,并显香光面目。尤其在他五十岁前后的作品。更加显得瘦劲风神。”而这副对联,正是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王文治五十一岁时所书。
而雷霄这幅对联,是一位刘先生在解放前从苍山领事馆区一位洋人手中购得,“文革”期间,这副对联和刘老先生的其他藏品一起“东躲西藏”, 经刘先生的精心保护,才得以免遭销毁厄运。在刘先生去世之前,这幅书法对联又转到了福州一位干部手中。书法虽不及王文治,但我们从雷仅存的这副对联“茗椀炉香别嗜好,刘略班艺供研搜”来赏析,还是能看出雷笔墨功底之厚实,其进士学养滋润出浓浓的书卷气。那左低右高,左收右放的结体,释放出“生平不拘小节”风流洒脱的率真的情性。其书风当源于“二王”及董其昌,笔底间亦透出些许他的亲家王文治气息,只不过在行笔与结字上有些过分率意而略显出一股习气来。
 
 1. 王文治所书对联
 2. 雷翀霄所书对联
 
 
 

下一条信息:暂无

上一条信息:颜楷成因探寻 ·庄 辉·


主办单位:淮安书画院 苏ICP备11084932号
建议使用IE或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