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馆概况|画师风采|新闻动态|学术研究|馆藏精品|展览|公共教育|艺术推广|视频|艺术品展示
  学术研究
技法研究
艺术史研究
艺术评论
 
  网站导航
美术馆概况
画师风采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馆藏精品
展览
公共教育
艺术推广
视频
艺术品展示
艺术评论
以瓦注者巧--庄辉
【发布者:淮安书画院 发布日期:2013-06-24 8:31:42 点击率:2223

以瓦注者巧

                   ——试谈因参赛创作书法之心态

 

    近些年,各种频繁的书赛对书法的兴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许多书法爱好者,仿佛带着“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志向,积极参与竞技,以期入选、获奖,得到社会的认可。但是,有时往往事与愿违,常言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句话,道出了要顺应自然,莫要强为的道理。

    人有欲而求,有求者,则欲得。这指事指物或无不可,若有欲得奖而着力于书艺创作,恐怕非有欲者而能得。因创作需要条件,这条件,也就是作者平素功力、学识、才能、胆略与创作之目的——为着某一特定目的创作的心态之总和。目前,书法创作的好坏尚无一个系统的评判标准,但它总一个基本尺度。这个尺度,也就是从功力与风格、艺韵与神彩上把握的。功力,这是走向创作的基础,功力愈深,愈有造极之可能。故大凡学书者,无不起步于点画结构之楷范上。所积年代愈久,驾驭能力愈强,这是无庸质疑的。然而为什么有些较有功力的书家在频繁的赛事中每每败下阵来呢?我们不排斥当今来自书法权力机构的不正之风,以及一些评委们的偏好,疏忽或门派之见。但究其主因,还是作者在创作时心理障碍问题了。

    为参赛而进行书艺创作的心理障碍主要有两种表现:功利欲过甚而导致心智昏乱,这是其一:矜惜纸墨,怕创作不好,而导致心手不适,笔墨不畅,这是其二。庄子在《达生篇》中说道:“以瓦注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则重外也。凡外重者内拙。”这段话的大意是说:用不足珍贵的瓦器作射赌之物,因其心无矜惜,故能充分发挥其技巧;用钩带(指古人饰在衣带上较贵重的物件)作赌者,以其物稍贵,恐不中垛,故心生怖惧而不能著;用黄金赌者,既是极贵之物,矜而惜之,故心智昏乱则更不能中。射者之心,巧拙无二,为重于外物,故心有所矜,只为贵重黄金,故内心昏拙,其唯在射?万物也然,书艺创作又何不然。试想一位书作者创作主体之心境被困扰,其心为奖而作,惜纸墨而矜持,又何能充分自由地发挥情感,创作出好的书法作品来呢?对此,许多书法作者为之苦恼。那么,作为书法作者又如何摆脱这种心境?我们不妨从老庄的道家思想中去寻求。

    “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可算是涵义最广泛,内容最丰富的范畴了。它由本意为法则、法规、方法、技术等含义,逐步延伸为人生观、世界观。从而“道”便成为宇宙生成本源和人格化神的双重含义。道家思想尤以庄子的文艺思想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及历代知识分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里不作多论。单以医治心理障碍,我们从庄子的虚境说中来探讨如何实现“超功利、超现实、超自我”的灵良好心态。

    我们要克服心理上的障碍,必须排除心理上的干扰,主体的精神世界必须彻底解放,达到空灵虚无之境界。我们从“以瓦注者巧”引言中已初步掌握了心理修炼的方法。人的精神世界能获得超脱,不求功利,不畏纸贵,以“玩艺”的心态,把创作集中在有创作欲望和灵感时刻,又何尝不出美的作品。而这种美便是对功利的超脱,也是心灵对生理的超越。

    庄子在《达生篇》又讲了梓庆“梢禾为锯”的故事。梓庆手艺人,善雕工,见者惊犹鬼神。鲁候问梓庆,如何造出如此神作,梓答曰:臣工人,何求之有!虽然有一焉。臣将为锯,永尝敢以耗气也,必斋以静心,斋三日,而不敢怀庆赏爵禄;斋五日,不敢怀非誉巧拙;斋七日,辄然忘吾有四肢形体也。”至此,梓庆外事既除,内心虚静,雕刻虽加人工,木性常因自然,故以天合,所以锯之微妙疑似鬼神。今于书道创作之人,何不以梓庆“三斋”而效颦!当然,我们不是真的去仿效斋几日的问题,而是在您进入创作之时能否摆脱各种名利思想,进入良好的创作境界。

    成功的艺术,含不得虚假成分。功力与虚静,是相辅相成的。庄子在《达生篇》中还有一则故事,仲尼见一老者粘蝉好似随手拾取,便问老者,你有道吗?老者答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之锱铢;累三而不坠者,失之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厥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百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则,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老者粘蝉之所以能“犹掇之”,必须具备苦练基本功与凝神不乱这两个条件,二者缺一不可。我们从事书法创作,也是同样的道理,练字还要炼人。练字,是为打基础,炼人,则是锻炼人的品质意志与良好的心态。事物总是辨证的,创作艺术的同时也是在创造艺术的人生;创造艺术人生的过程中又在创造着艺术。不是吗?人的世界纯洁了,其心境开阔,必然名利淡忘,也必然能实现超功利、超现实、超自我的境界,这正是庄子“虚静”说的内蕴。当您不把书道视为进入仕途的敲门砖,而是把创作书艺当作怡情悦性的精神享受,由于精神上取得了自由,那在艺术创作时也就无拘无束,挥运自如了。

    至此,心理的障碍卸除了,您的作品又何愁不能以“至美”而感人之,又何愁不能鼓动起欣赏者、评价者心绪的风帆:又何愁不被社会认可呢?

下一条信息:梦楼墨迹幸存记--庄辉

上一条信息:从北魏《元顼墓志》试探颜楷之源--庄辉


主办单位:淮安书画院 苏ICP备11084932号
建议使用IE或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

苏公网安备 320812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