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馆概况|画师风采|新闻动态|学术研究|馆藏精品|展览|公共教育|艺术推广|视频|艺术品展示
  视频
展览活动
学术研究
艺术家访谈
媒体报道
其它
 
  网站导航
美术馆概况
画师风采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馆藏精品
展览
公共教育
艺术推广
视频
艺术品展示
艺术家访谈
栾剑访谈1——栾剑谈被自己的“黑马”头衔
【发布者:淮安书画院 发布日期:2015-01-06 15:33:03 点击率:1784

获得表面风采的背后是心酸和痛苦

凤凰江苏:栾院长,我们知道您是1972年出生,然后包括之前刚刚获得的,新中国美术家江苏十五人系列,您是其中之一。这么年轻就获得了这么高的一个荣誉,作为这么年轻的一位画家,您压力大不大?

栾剑:我觉得压力非常大,这次因为从知道这个结果以后呢,我觉得自己的更多的压力。当然了我觉得自己也会把它变成动力,但是就是作为我们自己就是,一个是年龄,第二个就是从我们所处的这个学术学者或者自己的这个差距还是非常大的。所以越是这样,越是要通过这个平台或者这个机会,能够更好提高自己,给自己和我们这个团队呢,给一个动力给一个方向,向它努力。

凤凰江苏:有人说,您是中国工笔山水画的一个,频频斩获国家级大奖的一匹“黑马”,对“黑马”这两个词您还认可?

栾剑:我觉得是怎样呢,就是作为一个画家,其实和搞艺术都是一样的。叫台上几分钟,台下十年工。风光的表面,绚烂的表面,其实很多背后的辛苦。背后的辛劳或者很多铺在下面的石子都不知道。应该说呢,是不是黑马我自己也没法评价,不好过分评价。但我总觉得,任何一个艺术家,特别是书画家,我比较了解他们背后的辛苦。比如我一幅作品的苦思冥想,纠结沉思或者是为一幅作品的创作,几个月甚至是很长时间的去熬夜通宵达旦去创作,这种情况可能别人不一定知道,所以我相信一幅好的作品,获得表面风采的背后,都是有很多的心酸和痛苦,或者是纠结所凝结而成的。

凤凰江苏:我们知道张爱玲曾经所过一句话叫要出名得趁早。首先我能跟您聊一聊您的学画经历吗,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的?

栾剑:应该这么说,我小时候就很喜欢画画。

凤凰江苏:几岁?

栾剑:应该在八九岁吧,就比较喜欢画画。喜欢画画呢,因为我当时有一个姐姐,她就是画画的,所以呢我就经常跟她在一起画。后来画了有一段时间吧,后来又一次巧合的机会,碰到了我的以前的启蒙老师,就是他呢是六十年代南师大毕业的老教师,水平很高。所以他在有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我的作品觉得我很有天分,说这个孩子很有天分嘛,真的应该学画画,这个你画如果学艺术,学美术的话,一定能画出来。所以后来我就开始一直在学,就包括小学、初中、 到高中应该就一直没有间断,在坚持。

凤凰江苏:是怎么学的?是临摹吗,还是?

栾剑:应该这么说首先学习呢,从时间上呢,就是从很小就开始一直没有间断;第二呢,就是从空间上呢,就是学习除了在老家涟水;另外呢淮安,甚至还有些机会到外地去学习,临摹采风写生这是必不可少的。

凤凰江苏:也就是您的基础,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打起来的?

栾剑:那是那个时候就开始有。

凤凰江苏:启蒙老师叫什么名字?

栾剑:林少泉,南师大六十年代毕业的吧。

忆启蒙老师:最初在农村画画时的纸笔都是老师提供的

凤凰江苏:他教您的时候,您还有一些印象,比如说您还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栾剑:应该他是一个水平很高,综合素养很高,并且是对有天分的孩子非常非常热爱非常关心的一个老师。非常可敬的一个老师,已经去世了。他呢,就是因为刚开始。我们生在农村嘛,很多经济也不是非常好,所以他就是纸啊笔啊。这个甚至是临摹的一些作品啊,一些颜料啊材料啊,他都给我们准备。所以这点有的时候,带着我们下大雨的天去采风,去写生。现场写生一边画,画着水彩嘛,一边画一边上冻一边上冻一边画,所以都很感动。从那个时候呢,我觉得一个是学到老师的东西,水平或者说是技法,另外一个呢,是他对艺术的追求,其实也是非常辛苦的一个过程,非常辛苦的过程。

凤凰江苏:觉得枯燥吗?

栾剑:因为爱玩是每个孩子的天性。

凤凰江苏:您不觉得这种临摹方式很枯燥吗?

栾剑:我觉得是什么呢,我觉得作为绘画呢,实际不只是绘画啦。认为只要是喜欢的事情,你就不会觉得枯燥,不会觉得这个烦闷,也不会觉得痛苦。就是虽然是很痛苦,但是你还从中叫苦中作乐,我觉得当你一幅作品能够呈现在自己面前,不管是水平高与低,只要自己尽力了,这种快乐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

凤凰江苏:在您的青少年时期,您的画作就已经享有名气了,这可不可以说是一种天赋?

栾剑:天赋应该怎么说呢,因为我学画的时间呢,就是很早的时候我的启蒙老师就发现,说我这个有点天赋。我倒觉得我自己没有特别提别有天赋,大概算是中等吧。因为在这个学画过程中呢,比如说我开始真正准备,在高中要毕业的时候,准备考艺术这条路的时候呢,这个,整个真正投入,全身心去准备考美术这个专业的时候呢,前后也就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应该说跟同等类型的同学比起来,可能进步比较快一点,算是有点小天赋吧。

凤凰江苏:是不是就是画什么像什么?

栾剑:我觉得绘画就是可能,画什么像什么是一种天赋。另外一种呢,你有天生的这种感觉,或者天生的这种敏锐性和天生的那种创造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凤凰江苏:刚刚您也提到了那个高峰,那时候毕业时,您学了三四个月的画就考,当时考上的是?

栾剑:考的就是我们淮阴师范学院。

凤凰江苏:是什么系?

栾剑:美术系。

感谢大学大杂烩式的学习,使我打下坚实的基础

凤凰江苏:能跟我们说说您就是,在学校,就是大学的这段学习的一些经历吗?

栾剑:因为在我们那个时候,90年代上大学的时候呢,其实那时候学校是很少的。特别是美术专业非常少,所以在那段时间的学习呢,我觉得对于我人生来讲呢,就是以前从喜欢爱好,甚至是这个松散的学习,然后呢到考上这个大学以后呢,要系统地学习,让自己呢,对后期的艺术的发展其实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特别是哪怕就到今天,就是我的作品里面很多人都觉得,你的作品就是有很多独特的东西。其实呢,在那个时候,因为我们学的是师范专业吗,师范专业,它就什么都学,不管是中国画书法、设计。包括这个西画、素描等等东西。其实虽然说是大杂烩,其实我如果要成功的话,就是个坚实的基础。

凤凰江苏:那这段求学经历对你的美术创作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栾剑:我觉得这个可能除了学习的时间,除了是在大学的那段时间,我觉得更多的呢,是后来从事教学,从事社会工作和创作的过程中呢,后来又自己通过不同的方式,到不同的地方很多的地方去学习,我觉得这个是个很锻炼人,也是个很漫长的过程。

我不是从大美院专业毕业,学习的过程让路子独特

凤凰江苏:您学习的地方其实很多,包括首都的师范大学,能给我们举些例子吗?

栾剑:怎么说,我觉得像取经的一个过程,这个怎么讲呢,因为呢,讲实话就是参加很多活动很多展览,很多这个媒体在采访,或者了解的时候呢,就觉得呢,因为我们呢可能是刚开始上的是师范专业嘛,它不是说像有些人上的是大美院这些专业。其实呢,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就是你可能积累了很多社会经验或者是社会的财富;另外一个呢,也就是通过这个学习的过程,觉得自己还要系统的去提高的,去有选择性的学习。所以呢我呢,学习的地方从小到大那很多啦,从家乡到淮安到南京、无锡、上海、北京地方很多。

我这个大概这个学的呢,可能有的学的是偏某一个方向,偏比如国画啦,有的偏的是设计啦等等。根据工作需要,有的时候也是根据自己发展的需要,最主要的呢就是,后来因为我以前也画过西画,也搞过设计。但是呢,我到了画院以后呢,我自己搞中国画,也画过一些,但是我觉得要走自己的独特的路子,我也对中国的绘画史也进行了一些了解。我觉得中国的绘画,其实它是一个博大精深的一门艺术,它并不是只局限于我们表象的写意啦、工笔啦或者是某某方面啦,还是一个很博大精深的。所以呢,我觉得我应该从我自己喜欢的一个画种或者喜欢的一个画法或者喜欢的一种艺术形式去表达。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呢,我呢,就是从到北京,包括首都师范大学啊,包括人民大学啊,包括这个其他的,包括还有一些文化部搞的一些座谈班啊,在这个学习过程中呢,其实从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老师进行学习。收获非常非常大,因为它让我的眼界打开一扇窗推开一扇门。

凤凰江苏:能举个例子吗?

栾剑:这个呢,因为我在选择过程中呢,这个有很多老师,不管是写意方面的啊,不管是传统的笔墨,还是现代的这种重彩的,包括工笔的老师很多很多。因为我在选择过程中呢,但有很多啦,其实有很多我都学过,也都很喜欢,后来我为什么在选择过程中就是精。我觉得中国的绘画史,它就是一千接近两千年,就是那这两千年过程中,中国的这个发展过程中,有哪些艺术哪些门类,其实是非常辉煌的。所以后来进行交流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些老师,他们就是搞的叫工笔重彩嘛,工笔重彩,我觉得很有意思。它首先它现在它的审美,它的材料,既是传统,又是现代的,既是东方的,又是国际的,所以这个过程中跟他们老师交流。我就觉得应该选择某一个画种或者我喜欢的这个东西能表达。所以这个我觉得还是也有意思的,同我的选择,这个大概是几几年发生的事情。这个呢,我正在做的重彩呢,应该是从06年开始,2006年开始我就走进去。

 

 

 

下一条信息:栾剑访谈2——栾剑讲述他理解的工笔重彩

上一条信息:艺术家访谈版块测试


主办单位:淮安书画院 苏ICP备11084932号
建议使用IE或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

苏公网安备 32081202000101号